首页
股票 基金 财经 理财 资讯动态
主页 > 理财 > 经济债券 > 正文

经济企稳迹象增加

2014-10-31 作者: danny 【字体: 网友评论

   随着8、9月份各项经济金融数据渐次披露,市场对于中国经济的担忧和悲观情绪似乎在加重。如何全面看待当前的经济形势,未来宏观调控以及货币政策如何调整?

  带着这些问题,《第一财经日报》日前专访了国信证券首席宏观研究员钟正生。

  经济企稳迹象增加

  第一财经日报:请你用一句话概括现在的经济形势。

  钟正生:经济企稳迹象在增加,宏观调控政策在淡定。

  日报:预计今明两年主要宏观数据如何?

  钟正生:预计今年全年GDP在7.3%左右。目前经济企稳迹象在增加。另外还需要关注,近几个月出口实际上还是连续平稳的表现,这足以支持现在的经济增长。

  日报:你认为明年经济增长还将持续吗?

  钟正生:明年要实现GDP的7.5%增长比较难,但做到略低于7%是可以的。明年下调增速目标是一个大概率的事件。即便明年经济增速下调到7%,这也还是一个平稳向下的过程,是政府非常喜闻乐见的。我对经济增长的看法还是比较中性,谈不上特别乐观,也不是特别悲观,经济加速下滑的局面也不会出现。

  日报:为什么说下调经济增长目标是大概率事件?

  钟正生:第一,我们看不到明年特别多的增长亮点。新兴市场的前景有很大不确定因素,总体上看外围经济温和回升,对中国出口的拉动也只是平稳的上升,上不了很大台阶。目前来看,房地产投资的调整不可避免。我认为,明年房地产投资全年维持5%或者略高一点的增速是可以的,虽然相对今年已经是下了很大的台阶。制造业投资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没有解决,此外,企业对中国未来经济前景的预期,可能很难有实质性的强有力的好转,所以制造业投资也不太容易起来。第二,去年政府在下调增速目标的时候,可能有一层顾虑:担心实际增速下了一个台阶之后,会对就业市场带来冲击。而今年就业市场是经过了一轮压力测试,经济有起伏,但就业很平稳,这免除了政府最大的后顾之忧。就业与增长间的关系变了,所以政府对增速下滑的容忍度也在提高。经过今年一年压力测试之后,政府信心更足,下调增速目标的信心也就更足了。第三,今年3月份,李克强总理说去年只有微刺激,经济就能企稳回升,今年也可以做到,这是对调控政策的经验教训的一个总结。

  降息空间仍然不大

  日报:如何评估今年以来央行定向宽松的政策效果?

  钟正生:我认为现在定向宽松政策效果还是不错的。经过一番微刺激,经济在经历比较明显的下探之后,现在开始逐渐地企稳。通胀压力目前不是一个紧约束,通胀也不是迫在眉睫的问题。

  日报:未来定向宽松政策走向如何?

  钟正生:央行的定向宽松政策有一定的逻辑,分两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央行本身认为,现在还没到全面宽松货币政策的界点,这也是基于对增长和通胀前景的判断。简单说,经济还没有到足够差,以致需要央行挺身相救的界点。而且,在央行看来,7%的GDP增速已是非常不错的增速了。某种程度上来说,经济不是增长得太慢了,而是太快了。

  第二个层次,之所以央行不太愿意全面降准,主要是因为央行现在的流动性管理工具多了,不同的流动性管理工具的投放节奏、实施效果和政策效应是不一样的。全面降准释放出非常宽松的货币政策信号,再贷款和PSL(抵押补充贷款)释放的货币政策宽松信号就没有那么强。此外,全面降准能够很快地提升商业银行的放贷能力,但是商业银行究竟向不向实体经济去放、向哪个领域去放,央行的掌控力实际上并不高。如果通过再贷款和PSL,那么央行就可以把基础货币的注入和商业银行的放贷更紧密地挂起钩来。

  日报:如何评价上述结构性政策工具?还有没有全面降准、降息的可能性?

  钟正生:这是一个价值判断的问题,见仁见智。全面降准还有很重要的调控理念上的问题,在央行领导人看来,全面降准要比全面降息更宽松。为什么有这样的判断呢?因为中国还是处于经济转型期,还有很多的软预算约束的部门。2009年4万亿投资后,中国非金融部门,特别是国有企业资产和负债的失衡现象非常严重,杠杆率升得快,但是投入资本回报率又下得很快,所以资产负债的失衡比较严重。而在央行看来,对软预算约束的主体,为了避免其杠杆率上升得太快,就要管住量。把量控制住,有多少量才能加多大杠杆,启动多少的投资,这些部门的行为才会有收敛。所以,在央行看来,全面降准要比降息力度更大。这也是如果在降息和降准之间做选择的话,央行宁愿降息不愿降准的原因。

  日报:全面降息的约束条件有哪些?

  钟正生:我觉得现在全面降息有几个约束条件:第一个约束条件就是收益率倒挂的倾向。第二个约束条件就是央行对于负利率的关注。第三个约束条件就是还要考虑到商业银行的应对。第四个就是美联储货币政策的制约,或者说中美货币政策的联动问题。如果说中国现在货币政策是往松的方向走,那么,现在美国的货币政策是往紧的方向走,一松一紧的搭配其实会给人民币汇率、给跨境资本流动带来很大不确定性。

  为什么央行不倾向于全面降准或全面降息?从更高的一个层次来看,个人认为,也是因为传统货币政策“被绑架”了。也就是说,全面降准和降息已被贴上“全面宽松”的标签了,与“定向发力”相悖。给商业银行5000亿的SLF、定向降准,相当于是一次全面降准的量级;而一月之内连续两次下调正回购利率,可以把它作为一个降息的前奏了。所以,央行是在做货币宽松的事情,但是贴的标签是不一样的。

  日报:请谈谈对明年货币政策的预判。

  钟正生:明年下调经济增速目标是个大概率事件,货币政策走向更宽松的压力其实是降低的。明年的货币政策维稳增长的焦点,还是在房地产投资上。明年房地产投资的调整不可避免。比较中性的估计,明年房地产投资会从今年增速13%左右,下降到5%左右,这是一个比较大幅的下降。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

Copyright © 2008-2009 8EN.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声明

中华财经网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法律声明,风险自负。